您的位置
主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屠宰厂骗千万元无害处理补贴

来源:www.appxstudio.com 点击:984

屠宰厂骗千万元无害处理补贴

制图/李晓军

法制网记者张冲

黑龙江农垦检察分局走访哈尔滨周边20多家屠宰企业,发现大量健康猪“化妆”成病猪,为这些屠宰厂引进国家补贴。在随后的调查中,检察机关查处了12名涉嫌失职的地方商务局、检疫站等部门工作人员,为国家节约和避免了近2000万元的经济损失。

国家补贴如何成为“唐僧肉”?为什么监管者“视而不见”?近日,记者《法制日报》对哈尔滨某屠宰厂领取国家补贴的案件进行了调查。

导致作弊补贴的猪病案

2013年初,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和黑龙江省人民检察院关于集中查处和预防围绕群众发生的损害群众利益的渎职侵权犯罪的要求,结合黑龙江省政法委组织的“保绿打黑”专项行动计划, 黑龙江垦区检察院曾严厉打击猪肉屠宰厂销售疾病,现已开始调查此类案件。

黑龙江垦区检察分局在一次外围调查中发现,目前哈尔滨市生猪屠宰市场并没有大量瘟疫猪流向屠宰企业,但还有另一个更为隐蔽的犯罪。

国家农场检察分局反渎职侵权局局长薛冰告诉记者《法制日报》,该案件首次发生在2013年初。公安机关在哈尔滨香坊农场辖区内的一家屠宰厂前发现,一名发货人正在将歪猪赶进屠宰厂。由于怀疑这些猪可能已经患了瘟疫,公安机关拆除了屠宰场,因为它们进入市场时可能会出现严重的安全隐患。在随后的调查中,公安机关发现屠宰厂的账册根本不正确,生猪屠宰数量大幅膨胀,国家公布的生猪火化和处置补贴数量也可疑。可能会有国家公职人员被怀疑玩忽职守的情况。

"这时,反亵渎部门开始调查,发现这只是冰山一角。"薛冰告诉记者,当时,每个人都可能猜测屠宰企业在虚报患病猪的数量或屠宰猪的数量,以获得国家无害化处理的财政补贴。然而,问题出在哪里?哪些关键职位可能涉嫌渎职?那时,没有人能得到线索。

同年5月6日,农场检察分局反渎职侵权局动用基层检察院的职权成立了“506”工作组。调查人员在研究相关法律法规时发现,县级以上主管部门有义务定期检查本行政区域内生猪屠宰活动的监督管理情况、生猪屠宰厂(场)内的病猪情况以及无害化处理过程。

虚高的金额是为了高额补贴。

黑龙江农垦检察分局“506”工作组成员、反渎职侵权局副局长马林表示,根据国家有关规定,定点屠宰厂(场)在发现病猪后应逐级上报,定点屠宰厂动态检查站的工作人员应进行检查确认,然后火化病猪。填写《病害猪无害化处置档案》时,屠宰厂除提供检查员、厂长和业主的联合签名和相应照片外,还应提供无害化处理的全过程视频。这些材料需报哈尔滨市商务部门畜禽屠宰监督管理部门审批,然后由财政部门在下一年发放补贴。根据国家政策,每头病猪补贴800元,外加无害化处理费

定点屠宰厂向哈尔滨市商务局畜禽屠宰监督管理办公室提交的虚假补贴申请材料为什么能够顺利通过?工作队收集了大量《病害猪无害化处理档案》材料进行比较,发现在许多需要检查员、厂长和货主签名的栏目中,签名非常相似,肉眼可以断定是一个人写的。同时,在屠宰企业提供的一些病猪照片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同一只猪被化妆处理,在不同的姿势和地点拍摄了多张照片。记者《法制日报》看了专责小组提供的照片,发现有些企业甚至根本不养猪。他们多次使用同一张照片,只是稍微调整了照片的日期。

为什么审批者没有发现如此明显的缺陷?检察机关认定哈尔滨市商务局畜禽屠宰监督管理部门作为审批单位涉嫌失职。经过三个多月不间断的工作,“506”工作组已经立案调查了哈尔滨市、县商务局畜禽屠宰监督管理司和动态检查站的12名工作人员。在这12人的失职背后,骗取了1000多万元的国家赔偿。

记者获悉,在12名涉嫌失职的工作人员中,哈尔滨市商务局畜禽屠宰监督管理司副司长田moumoumou因失职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副局长刘谋因玩忽职守被判3年监禁。

监管者与企业利益共享

据了解,哈尔滨市26家企业对病猪无害化处理的财政补贴,2008年至2011年期间相对较长,本案涉及过去4年的财政补贴资金。调查工作开始时,一些企业转租给其他企业经营,另一些企业空置,更多的经济损失无法挽回。目前,“506”工作队已追回2012年前发放的700多万元虚假补贴,避免了2013年1000多万元虚假补贴的损失。

Marin告诉记者,在这一系列案件中,各级商务部门有权审查和核实病猪补贴申请的具体工作人员没有受到严格控制,审查基本上是一种形式。他们知道有错误的因素,但视而不见。因此,屠宰企业对病猪无害化处理的监管不到位,监管几乎处于被忽视的状态。屠宰企业是利益主体,大部分是个体工商户,少数大型企业是股份制企业。他们有作弊的想法,如果他们能作弊的话,他们可以得到一些分数。作弊几乎没有成本,导致大多数企业出现作弊现象。有些动植物检验检疫人员对现场监管不负责任,有些甚至与屠宰企业有共同利益。

调查人员发现畜牧部门的常规检查员较少,而且长期缺乏人员。此外,一些检验部门没有财政拨款,靠收取检疫费来支付工资,这相当于屠宰企业的生存。结果,他们不禁对屠宰厂感到“生气勃勃”。他们对屠宰企业中膨胀的屠宰基数和报告疾病的猪的数量视而不见。而且,他们直接把邮票交给屠宰企业。

调查人员说,在调查黑龙江省汤原县吉祥乡畜牧兽医综合服务站前负责人京程潇一案时,他们发现京程潇也是其管辖范围内宏达生猪屠宰场的合伙人。明知宏达屠宰场未对病猪进行无害化处理,对未检疫的病猪伪造检疫结果,并出具动物检疫证明。仅在2011年1月,京程潇的行为就导致297只患病猪肉流入鹤岗和佳木斯市场,给peo带来隐患



日期归档